首页 >> qy88千赢国际网页手机登录

解读中国经济半年报:GDP同比增长25%!释放哪些信号

  解读中国经济半年报:GDP同比增长25%!释放哪些信号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56.2642万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2.5%。其中,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9.2464万亿元,同比增长0.4%。

  随着疫情形势好转和稳增长一揽子政策举措落地见效,我国主要经济指标全面回升,二季度GDP实现正增长。而具体到各项经济指标及不同时间段也有不同的表现,这些数字背后释放了哪些信号?下半年的经济又将如何前行?受访各界专家普遍认为,上半年外部及内部多方因素作用下,二季度经济受到影响明显。随着宏观政策调节力度加大,一系列稳定经济大盘的增量政策工具落地,经济运行逐步回到合理区间。

  6月份经济企稳回升,主要经济指标也大面积回升。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在6月份增长3.9%,比上月加快3.2个百分点,环比增长0.84%。服务业同比增加值则由降转升,增长1.3%。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样在6月份由降转升,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0.53%。此外,固定资产投资进一步回升至5.6%,出口2.2079万亿元,同比增长22.0%。

  “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下滑,内外部利空因素都有。”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分析,从外部来看,国际不确定因素增加,俄乌冲突爆发,美国6月通胀率创40年来新高。为了抗通胀,美联储采取了连续加息缩表策略,这对全球经济都形成负面的影响,美国经济增速乃至全球经济增速都出现放缓。从内部因素来看,今年上半年,多地暴发疫情,特别是二季度影响比较明显。

  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表示,“值得关注的是,结构上经济修复更多依赖基建投资等逆周期力量,服务业、消费、地产投资等长期增长动能恢复偏弱偏慢。”

  对于下半年的经济走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王军认为,短期来看,对下半年经济形势不宜再过度悲观,但也不宜过度乐观,整体可以说是温和复苏。其还表示,下半年宏观调控仍有较大的余地,政策力度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包括以财政政策为主、以中央政府加杠杆为主继续发力稳定经济大盘。伍超明同样表示,预计未来促消费增量政策可期。

  进入二季度,全国各地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因素影响,经济发展也受到冲击,新的下行压力不断加大,4月份主要经济指标深度下跌。随着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落地,5月份主要经济指标降幅收窄,6月份经济企稳回升,二季度经济实现正增长。

  各项经济指标显示,二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0.7%。其中,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2.9%;5月份增速由负转正,增长0.7%;6月份增长3.9%,比上月加快3.2个百分点,环比增长0.84%。服务业同比增加值在6月份由降转升,增长1.3%,而4、5两个月份分别为下降6.1%及5.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样在6月份由降转升,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0.53%,前两个月分别为5月-6.7%与4月11.1%。

  “在这种多重利空的背景之下,能实现二季度经济正增长是来之不易的。”杨德龙表示,4月份我国主要经济指标深度下跌,随着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推出,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稳住经济大盘工作政策效应较快体现,到5月份我国主要经济指标降幅明显收窄,6月份经济开始企稳回升,从而使二季度经济实现正增长。

  王军向南都湾财社表示,从国际看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持续扰动经济修复节奏,国内三重压力对经济造成持续影响。同时,一系列稳定经济大盘政策成效明显,经济运行逐步回到合理区间。上半年我国经济同比增长2.5%,特别是二季度同比实现正增长0.4%。其认为,目前基本可以确认,在政策底的强劲支持下,2022年的经济底已经在二季度出现,目前正处于探底企稳并逐步回升的阶段。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7.143万亿元,同比增长6.1%。分领域看,基础设施投资增长7.1%,制造业投资增长10.4%,房地产开发投资下降5.4%。

  伍超明表示,基建回升、地产筑底,投资成为稳增长主力。基建投资增速有望继续回升,预计三季度破10%,全年中枢在9%左右;房地产投资增速大概率不会出现“V”型反转,全年增速为负是大概率事件;制造业全年动能或平稳,增速中枢在6%左右。

  王军表示,6月经济回暖的主要因素包括:一是进出口整体保持较强的韧性;二是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增长较快,上半年分别实现7.1%和10.4%的增长,有效发挥了对冲经济下行的压舱石作用;三是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代表的经济发展新动能的培育仍在持续进行中,上半年高技术产业投资增长20.2%,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分别增长23.8%、12.6%,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6月同比增长9.6%,这为中国经济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和顺利完成转型升级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强大的后劲。

  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432万亿元,同比下降0.7%。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4.6%。其中,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1.1%;5月份降幅收窄至6.7%;6月份由降转升,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0.53%。

  随着疫情好转,各地促销费政策下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6月份由降转升,但从上半年整体情况来看,成为“三驾马车”中唯一下降。

  王军表示,三驾马车中,消费*弱,投资次之,出口稍强。今年经济增长的动力源还是投资,特别是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及消费显然是拖后腿的,净出口预计维持微弱的正贡献。

  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同样表示,从月度经济指标走势来看,经济已步入向上修复通道。“值得关注的是,结构上经济修复更多依赖基建投资等逆周期力量,服务业、消费、地产投资等长期增长动能恢复偏弱偏慢。预计未来促消费增量政策可期,下半年GDP增长5%-6%左右,全年约增长4-4.5%,”他说。

  杨德龙表示,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是消费,受影响较小的是进出口贸易。虽然国际局势动荡,全球经济陷入滞胀状态,但我国进出口依然维持了较高速的增长,出口增速保持10%以上。“这说明我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依然很强。”

  杨德龙介绍,投资方面,上半年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投资增速。除房地产投资出现下滑外,基建投资、民间投资等都有所回升,投资对上半年经济增长的贡献也比较明显。此外,受到疫情管控措施的影响,消费一度出现负增长,特别是二季度负增长的幅度比较大。但随着疫情管控措施逐步放松,被压抑的消费需求有望出现快速的回暖。

  在*受疫情影响的二季度,工业与消费所受冲击尤为突出。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4%。其中,二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0.7%,4月份一度同比下降2.9%。

  从三大门类看,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5%,制造业增长2.8%,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3.9%。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6%,快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6.2个百分点。分产品看,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移动通信基站设备产量同比分别增长111.2%、31.8%、19.8%。

  同时,6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录得50.2%,比上月上升0.6个百分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为55.2%,上升1.3个百分点。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4410亿元,同比增长1.0%。

  杨德龙分析表示,根据近期公布的6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等数据,在连续三个月低于50%荣枯分水岭之后,6月份PMI重回扩张区间,这也就预示着我国经济已经度过增长*低点,开始逐步复苏,全年经济增长呈现出“V型”反弹走势,通过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不打折扣地落实国务院出台的33条稳经济政策,从而有望有效实现稳增长。“随着政策逐步落地,预计下半年经济增速将出现明显回升。”

  王军同样表示,上半年,进出口整体保持较强的韧性,进出口总额和出口分别实现9.4%和13.2%的增长,带动了国内制造业投资的相对稳定和就业面的稳定增长。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2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预期增长5.5%左右。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说法,经济增速预期目标的设定,主要考虑稳就业保民生防风险的需要,并同近两年平均经济增速以及“十四五”规划目标要求相衔接。这是高基数上的中高速增长,体现了主动作为,需要付出艰苦努力才能实现。

  面对年度目标,王军认为,当前,我国的宏观调控仍有较大的余地,政策力度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如果不调整全年预期增长目标,如期实现全年5.5%的增长目标,需要在上半年的基础上,大幅扩张宏观经济政策,加大政策力度,强力打破需求收缩和预期转弱之间的向下螺旋。

  其分析表示,未来经济走势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主要受三大变量的影响:首先是新冠肺炎疫情;其次居民部门对未来的预期是否有所改善并愿意继续扩张其资产负债表,加大对房地产的投资行为。*后美国经济的衰退程度是否会超预期,对全球需求的冲击是否带来我国出口的快速回落。

  王军建议,未来可以考虑加大财政政策支持稳定经济大盘力度;继续降准降息,以尽可能降低融资成本,减轻企业负担;成立促销费特别基金,向全国范围内特定群体或全体民众发放普惠性质的现金补贴或消费券;进一步平衡好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更加科学合理地优化疫情防控策略等。

  伍超明则表示,从各领域增长来看,基建投资增速有望继续回升;房地产投资增速大概率不会出现“V” 型反转,全年增速为负是大概率事件;制造业全年动能或平稳,增速中枢在6%左右。

  其还表示,上半年消费拖累增长明显,需增量政策刺激。受居民就业增收困难、储蓄意愿上升和商品涨价等因素影响,在当前政策力度下,乐观估计全年社零约增长0-2%,未来增量政策加码刺激消费已不可或缺。此外,出口稳中趋缓。受外需支撑减弱拖累,下行难以避免,但年内出口份额仍有韧性。

  杨德龙表示,现在全球经济滞胀风险上升,美国等主要经济体政策收紧,美联储不断加息缩表,外部不确定因素在增加,而国内疫情影响并没有完全消除,需求收缩与供给冲击交织。经济转型过程不会一帆风顺,需要更多政策支持来实现经济稳步增长。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