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y88千赢国际网页手机登录

二季度经济顶住压力增长04% 实现全年目标的挑战和着力点是什么?

  二季度经济顶住压力增长04% 实现全年目标的挑战和着力点是什么?6月经济加快恢复背后仍然存在分化,下半年我国经济有望继续回升保持在合理区间。

  初步核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实现56.26万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2.5%。其中,一季度经济增长4.8%,二季度经济增长0.4%。

  今年以来,乌克兰事件、国内疫情多点散发等超预期因素对经济冲击明显,3月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不过,我国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推出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疫情反弹得到有效控制,国民经济实现企稳回升。

  考虑到4月份经济指标普遍下跌、5月部分指标仍然维持负增长,二季度顶住压力实现正增长,成绩得之不易。6月经济加快回升,是二季度经济实现正增长的主要原因。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顶住了超预期因素冲击保持增长,非常不容易。当前,世界经济滞胀风险上升,外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加,国内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犹存,实现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有挑战。从下半年情况看,随着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有力推进稳经济的各项政策措施效应不断显现,我国经济有望继续回升保持在合理区间。

  数据显示,6月主要经济指标均实现正增长,前期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消费、服务业指数均由负转正。比如,6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回升至3.9%,6月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1.3%,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3.1%,6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升至5.6%,6月进出口总额增长14.3%,6月城镇调查失业率回落至5.5%。

  付凌晖表示,二季度受国际环境复杂演变,国内疫情冲击等超预期因素影响,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二季度我国经济克服多重压力挑战,主要指标止住下滑态势,实现企稳回升。

  受疫情冲击严重的地区在加快回补前期缺失。二季度,上海、吉林地区生产总值同比下降13.7%和4.5%,上海、吉林城镇调查失业率为12.5%和7.6%,明显高于全国水平。但是,6月份上海、吉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9%和6.3%,较上个月回升44.8和11.2个百分点;6月份上海、吉林城镇调查失业率比上月下降9.7和0.8个百分点——这些都说明受疫情冲击较大地区经济恢复在稳步加快。

  前期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汽车产业链在加快修复,像长三角地区汽车产业链在加速回血,港口物流通畅为出口高速增长提供基本条件。6月我国汽车产销分别为249.9万辆与250.2万辆,环比分别增长29.7%和34.4%,同比分别增长28.2%和23.8%。上半年,我国汽车产销分别为1211.7万辆与1205.7万辆。上半年累计出口121.8万辆,同比增长47.1%。

  稳经济一揽子政策,以及围绕促投资、稳就业等增量政策出台,是二季度经济顶住压力企稳回升的重要原因。

  基建投资连续几个月持续加快。当房地产投资仍在下行通道时,为了更好扩大内需,扩大基建投资成为重要抓手。1-6月份基建投资同比增长7.1%,相较1-5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相较1-4月份加快0.6个百分点。

  随着经济的恢复,整体就业形势在好转。6月城镇调查失业率继续回落,农民工就业状况改善明显,但是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有所走高。具体来看,6月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5%,较5月份回落0.4百分点。其中,6月份外来农业户籍人口失业率降至5.3%,较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二季度经济增长0.4%是符合预期的,6月经济在加快恢复,疫情得到较好控制后,消费从5月份的大幅负增长迅速回升到6月的3.1%;在前期一系列财政和投资政策支持下,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保持较好增速;6月出口比较强劲,在全球产业链受疫情扰动下,我国出口保持较好竞争力。

  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2.5%,成绩来之不易。要实现全年5.5%左右增长目标,这要求下半年我国经济增长8%以上,这样的增速远高于我国经济潜在增速,实现难度较大。

  付凌晖表示,关于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很多机构和学者都进行了测算,多数结论认为,现阶段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大概在5%-6%之间。未来随着中国经济体量增大,劳动力资源环境约束增强,潜在增长率水平也会逐步降低。从全球范围来看,5%-6%的潜在增长率仍然处于中高水平,中国经济未来发展有巨大潜力。需要指出的是,国际环境复杂严峻,叠加世纪疫情,全球化发展遭遇逆流,国内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处于关键时期,我国经济增长达到潜在水平的难度在加大。

  付凌晖直言,当前,世界经济滞胀风险上升,外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加,国内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犹存,实现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有挑战。但也要看到,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经济韧性强的特点明显,宏观政策调节工具丰富,推动经济持续恢复具备较多有利条件。从下半年情况看,随着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有力推进稳经济的各项政策措施效应不断显现,我国经济有望继续回升保持在合理区间。下阶段,要抓住经济企稳回升的有利时机,统筹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抓好一揽子稳定经济政策措施落地见效,夯实经济恢复基础,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数据显示,我国经济低点已过,经济处在回升过程中。考虑到疫情仍存在反复可能,以及房地产表现较弱,下半年经济恢复可能是U型反弹,难以出现像2020年的V型反弹。受全球疫情、乌克兰事件、全球通胀压力较大等影响,下半年我国出口形势应该不会差。全球通胀压力加大的背景下,扩大中国商品进口是增加供给的有效手段。

  “要实现全年5.5%左右的增长目标,意味着下半年经济增速要在7%以上,可能性比较小。GDP增长目标属于预期性目标,并非约束性指标。下半年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稳就业、控通胀是很重要的政策目标”,李指出。

  明明表示,7月经济预计会继续恢复,前期稳增长政策效果会逐步显现,像近期促投资推出的政策性金融政策会陆续释放效果。不过,6月经济加快恢复背后仍然存在分化,像6月房地产投资还在回落,未来政策要注重均衡,加大补短板力度。比如通过拉动投资促进有效需求,加大以工代赈力度来稳就业,针对大学生就业需要出台结构性政策。

  “下半年瞄准的经济目标,应以民生、就业为主。通过推动经济持续复苏,解决结构性问题,应重点关注居民收入、消费、就业等问题。下半年政策应该保持连续性,今年政策推出时间较早,下半年建议推出新的政策”,明明表示。

  李指出,6月房地产投资仍在下行,政策层面需要加大对房地产的支持力度。下半年稳增长政策,一是需要拉动基建,来抵消房地产下行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二是要靠消费提振内需,应加强促消费政策力度;三是要避免房地产风险,妥善解决房地产开发商债务违约、部分消费者停贷风险,建议财政建立房地产稳定基建,确保房地产不会引发连锁反应。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